首页 >手游资讯

谁帮我转给负责产品企划的VP造概念车的钱该怎样花

2019-11-09 10:48:08 | 来源: 手游资讯

量产车的企划可以靠终端市场的销量来评价。那末,概念车怎样评价好坏?有的品牌花一份钱造概念车可以获得两份效果,有的品牌弄很多概念车,都依然找不到北。

拿得出台面的概念车造价都是上百万人民币,品质好的能过千万。不想乱花钱,就好好看看下面这些道理。

5年后,你是谁。它是未来的你给今天的世界通过时间机器发回的一张名片。如果1辆概念车不能讲清楚,你未来是谁,那么它就是1坨造型垃圾。

一款高水平的概念车,不需要设计师过量解释,公众就能够理解它所传递的品牌价值。

一款高水平的概念车,是未来几年品牌营销传播的灵魂。它像一面旗帜引领着品牌的公关、营销工作。

一款好的概念车,会充分展现设计师的想法“Idea”。只寻求好看,不展现好想法的概念车,恕我直言,也是垃圾。

一款好的概念车,设计师会在其中预设大量的测试市场的想法。有些拜托独立设计公司制作概念车来寻求车展轰动效应的厂商,他们通常也没啥想法要测试的,由于他们也没有想太清楚要验证些甚么。

概念车在车展上受追捧不应该是设计的初衷,公众暴光度只是概念车充分展现自己想法并且被公众理解之后的副产品。哗众取宠常常适得其反。

有些汽车品牌是先做量产车,后做概念车。在量产车发布之前的半年、一年为了给新车预热,把本来已设计冻结的新车改花梢一些充当概念车发布出去。

我有一个设计师朋友叫Benoit Jacob,他是前宝马i品牌的设计负责人。他做概念车非常有经验。圈内的朋友说他的作品将国内做概念车这件事推向了新的高度。

谁帮我转给负责产品企划的VP造概念车的钱该怎样花

2009年,Benoit设计了BMW Efficient Dynamics Concept概念车。这款概念车也是宝马i8的原型,也是宝马i品牌的序曲。

谁帮我转给负责产品企划的VP造概念车的钱该怎样花

2017年和2018年Benoit分别设计了BYTON M-Byte Concept和BYTON K-Byte Concept概念车。这两款概念车意味着拜腾品牌的诞生。

左边这台是M-Byte Concept,右边这台是K-Byte Concept

我最近跟Benoit Jacob长聊了一次,他给我分享了他的很多想法。这些想法我觉得对行业有特别大的价值。

1.设计师设计品牌第一款车型时,首先推敲的不是它长什么样子,而是它具有怎样不同的价值。

Benoit说他是在香港揣摩怎样塑造拜腾品牌的价值。那时候他跟拜腾的其他高层定期在香港开会。这是Benoit给我看过的他在香港的手稿。这些手稿跟后来的两款拜腾概念车没啥类似度吧?

谁帮我转给负责产品企划的VP造概念车的钱该怎样花

这很正常。Benoit 说他画了大量的图来沉淀想法。他渐渐摸索出这一品牌存在的独一无二的价值:Digital power。

在这个时代作为新汽车品牌,提出的品牌价值如果还是动力更强、加速更快、操控更敏捷,没有甚么生存的空间。

过去的汽车设计都在彰显“Horse power”,设计师侧重强调更大的进气口、更大的排气、更长的发动机舱……而“Digital power”的时期,设计师更加强调交互、强调智能感……

2.在原点时,设计人员与营销人员达成共鸣,后期的本钱会大幅度着落。

对于拜腾这样的品牌,未来几年要比竞品省出几个亿肯定是有的。

当Benoit Jacob肯定了品牌核心价值后,所有的设计师、公关营销人员以此为主航道,以此成为判断设计是不是得当的铁律。尽管拜腾目前并不是做营销花钱多的品牌,但是它传递出来的信息非常清晰明确——Digital power。

Benoit Jacob的老板、拜腾联合创始人Carsten Breitfeld希望给第一款车设计鸥翼车门。Benoit Jacob否决了老板的提议,由于这是Old idea,并不能展现品牌所传递的Digital power。

为了传递Digital power,拜腾品牌会比所有竞品更关注传感器的设计。过去的设计师觉得Sensor之类的东西应当隐藏起来。Benoit Jacob他们认为为啥要隐藏起来呢?Sensor的数量与品质本身就是辨别新旧时期车型的特点。设计师完全应当把Sensor设计得更酷、更好看。

3.与其5年以后通过产品抢占市场,为何不在今天通过概念设计抢占消费者的心智呢?

2018年上海CES上发布了Benoit Jacob为拜腾设计的第二款概念车BYTON K-Byte Concept。这款概念车车顶上有巨大的雷达传感器。

Benoit Jacob跟我说,提出在车顶上加传感器的想法并不是设计师琢磨出来的,而是工程师!当Benoit Jacob听到工程师这个想法的瞬间感受就是,MMp!但是5秒钟之后,Benoit Jacob立刻改变了想法——WHY NOT?

车顶上加巨大的传感器跟传统汽车不一样。但是,拜腾本身也不是传统汽车呀!Benoit Jacob随手画了一个朋克头。“你能接受朋克头,为何不能接受车顶的传感器呢?”“我们为何要隐藏自己的特长,而不是去彰显它呢?”

F1赛车与K-Byte Concept都有一顶朋克头

喜欢这样设计的人和不喜欢这样设计的人都有。但是只要有点汽车阅历的人都能感受到,K-Byte Concept概念车与无人驾驶有着强烈的关联。

在上海CES展上,拜腾汽车提出了“无人驾驶的设计美学”这1概念。你想,如果在未来的5年里,拜腾品牌以K-Byte Concept概念车以及后继的概念车、量产车反复强化“无人驾驶的设计美学”这1概念,会给自己的品牌带来多少的科技溢价?

4.花梢的设计未必能够传播自己,有想法的设计反而会自带故事有更好的传播性

Benoit Jacob在企划M-Byte Concept概念车时,他们在设计方向盘时就遇到了好看与好想法之间的矛盾。Benoit Jacob选择了一个毫无设计感的光秃秃的方向盘,引发团队的一片哗然。

Benoit Jacob解释说他有一万种方法让方向盘更吸引关注,但是他只有一种方式让方向盘被人忽视。当方向盘中间布置了触摸屏幕,设计师应当让人们更注意到屏幕,而不是方向盘本身。所以最好的设计想法就是让它不存在。

“一个好的想法远比一个好看的模样更让人印象深入”。

5.概念车是用来展现可能性,及展示品牌可以触达的边界

Benoit Jacob在设计M-Byte Concept概念车时提出了拜腾智能表情(BYTON Smart Surfaces)前脸。第二款概念车K-Byte Concept则需要在既定的方向上进行更前沿的探索。

我问Benoit Jacob第二款概念车上3D感觉的前脸是否一定会出现在量产车上。他的回答是其实不确定。拜腾已经确认了自己的家族前脸设计基因,但还需要反复向公众展示来强化品牌感。同时,为了确保自己产品远期的可扩展性,设计师需要逼迫自己进行创新设计。这可不只是图案上的创新,而是新技术应用上的创新。K-Byte Concept的前脸是新的交互界面。有的设计师拿出一块编好程序的屏幕说,这就是创新。但Benoit Jacob的要求则更高,他需要设计师和工程师去研究实现量产的路径。否则徒有其表的创新,根本没法触到达品牌可以实现的边界。

根据不同的车型,拜腾的智能表情前脸可以有很多种不同的轮廓。这对设计师而言毫无难度Benoit Jacob追求通过新技术提升设计表现力的可能性。只有新技术才会带来新突破

6.概念车在造型上经常被弄得过于复杂,这一方面容易让团队忽视了概念车的重点,而且也很难在市场上验证设计语言的探索。

Benoit Jacob说他企划K-Byte Concept概念车的灵感来自于1968年上映的电影《2001太空漫游(2001: A Space Odyssey)》。

在电影的历史上,这部《2001太空漫游》可以让所有其他的科幻片跪下。Benoit Jacob说电影中智慧的终极意味——那块1:4:9的黑色石碑对他影响深入。

科技的终极气力应该用简单的形态来展现。K-Byte Concept的车身侧面用三条很简单的线勾画出形态。它也没有像奔驰、英菲尼迪车型那样采取不同曲率的表面来创造带有情绪感的明暗比较。

这是Benoit Jacob的灵感来源:《2001太空漫游》中的黑石,游艇的尾部

既然谈到了拜腾的BYTON K-Byte概念车,相信很多朋友会去关注。我这里介绍这款车的几个要点,方便大家了解。

新比例。车长不足5米,轴距3米。前悬很短,A柱前移,车窗很长,乘坐空间巨大无比。这就是电动车动力系统布局上的改变带来的车身新的变化。

新概念:拜腾智能表情(BYTON Smart Surfaces)。简单说可互动的高辨识度前脸。

新概念:BYTON LiBow弓形激光雷达系统。这是车顶上的朋克头,集成了前视和后视激光雷达,可对车辆周围环境进行无死角全景扫描。

新概念:BYTON LiGuards侧方激光雷达系统。在自动驾驶模式下可向外扩大确保行车安全,在人为驾驶和停车场景下会自动收缩。Benoit Jacob说他和工程师验证过,侧方激光雷达系统自动收缩在技术上的可行性。

新想法:BYTON K-Byte的D柱与车窗没有做在一起。Benoit Jacob这类想法来自于游艇,它可以增加车内的视野感。

复古设计:BYTON K-Byte的车尾没有强调宽度和气力感。它很细长,渐渐收窄,这是捷豹E-Type的基因。

最后为大家推荐几款我认为非常成功的概念车作品。

入围的作品都满足 :1目的性明确,真的是来自未来的名片; 2有很酷的idea。

拜腾汽车的主要竞争对手蔚来汽车EVE概念车。这款概念车旗帜鲜明地展现了蔚来汽车在内饰设计方面的独特斟酌,并且为量产车的重要卖点“女王座驾”进行了铺垫。

雷诺EZ-GO概念车看起来很新奇,你会怀疑它究竟是不是汽车。雷诺的设计总监罗伟基的表达很直接,这款概念车代表了雷诺在同享汽车时期的探索。

2011年的梅赛德斯-奔驰A Class 概念车。这款概念车就是奔驰过去7年疯狂突起的旗帜。无论是蒲公英式的格栅、感性的侧面腰线还是灵感来源于飞机机翼的内饰都在往后取得了巨大成功。

2008年宝马GINA概念车代表了设计师Chris Bangle对汽车外形的终极思考——为什么车身表面的覆盖材料不能像衣服或皮肤一样是柔软的呢?

2013年雪铁龙Cactus概念车,它宣告了雪铁龙的设计将采取“几何主义”。带倒角的矩形成为雪铁龙当下辨认性元素。另外Cactus车身上有大量可替换的本钱可控的外覆盖件,这将为个性化车身提供很多可能。

2014年斯柯达Vision C概念车。这是设计师Jozef Kabaň的尝试,它将理性的几何表面注入到斯柯达品牌内构成了本身的特点。2017年他被挖到宝马公司担负设计主管。pS,Jozef Kabaň还设计过布加迪威龙。

2015年梅赛德斯-奔驰F015概念车,在外形上探讨了电动车时期轿车可能具有的比例造型——MpV化的车身;展现了星空进气格栅的可能性;对多功能性的室内布局进行了探索。

2009年的英菲尼迪Essence概念车和2018年的Q Inspiration概念车。Essence是日产首席创意官中村史郎最喜欢的概念车。这是他与路易威登品牌合作的产品,它代表了2010年以后英菲尼迪的感性设计理念(也称冲突美学)。Q Inspiration是中村史郎退休以后英菲尼迪品牌的新作。它在探索生长主义——即汽车也应当像植物一样,叶片和花朵的内侧与外侧都应当构造出造型。

度神油官网

伟哥价格_正品伟哥的价格

金戈伟哥_金戈伟哥多少钱一粒?

猜你喜欢